博導寫給準博士生的一封信

  文/教書匠

  聯系母校導師,想讓她為我們寫點什么。

  老師答應把回復準博士生郵件的“加長版”發給我。

  她說:“單獨討論學術過于奢侈 ,發表以后,也算有了些許公共性。”

  是為序。

  小陳:

  你好。

  錄取名單已經公布了,恭喜你成為一名博士生。

  你考了四年博士,現在終于如愿以償,可以慶祝一下了。

  從初試到復試,我又收到了你五封熱情洋溢的郵件,你的求學經歷和愿望讓我動容。我沒有回復,一是因為文債纏身,二是因為事情還未塵埃落定,不宜多說什么。

  坊間多有考博排隊的傳言,但對于導師來講,所謂隊伍是不存在的,大家都想招到有學術潛質的學生,而不僅是考了好幾年的學生,因為考的年數多只能代表求學的恒心,代表不了學術能力。一些大學老師考了很多年卻沒有一點進步,更讓人絕望。

  如果仍有一點偏向的話,我想說這點偏向是給應屆碩士生的,現在大學里的碩士青教們都在考博,留給應屆生的機會越來越少,他們碩士畢業后進入高校的機會已經微乎其微,如果沒有繼續從事學術的環境,可能一輩子都與學術無緣了。因此,每當看到好的苗子,當導師的都想把他留下來。這也算對這幾年招生情況的一個交代吧。

  當然,我也特別理解你們,特別是你來信提到“學校為了實現博士化,已經不給碩士老師排課了”。碩士老師們發論文、評職稱本已困難,再不給他們排課,無疑是把他們逼上了絕路,非得考博士不可了。

  這幾年你的進步還是挺大的,在恭喜你考上博士的同時,有幾件事情我也想多嘮叨幾句,且望聽之。

  讀到博士,學位也算讀到頭了,無論對于個人還是家族,都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人的一生往往會有重要的幾步,考上博士算是一步,雖然現在又“時興”讀博士后了。

  在高校里,總感覺博士很多,但放之于社會,博士的數量還是少的。盡管有些人對博士的收入不齒,但在各種活動中多幾個博士,還是能夠裝點些門面的。文科博士與理工科不同,不用整日泡在實驗室里,因此一些博士生剛一入學,就頻繁出入于各種社交場合,專學一些泡茶、調酒、花藝等技能,成了“交際花”,荒廢了學術,實在可惜!

  我年齡大了,對有些事情可能愈發迂腐和保守。現在博士生的家境越來越好了,可看到一些學生的朋友圈里滿是“歲月靜好”的“精致生活”時,我總有一點擔心,讀博士如果只是為了比別人活的安逸,沒有一點社會擔當,那我們的教育可就危險了!

  博士生的獎學金不高,生活拮據,若還拖家帶口,壓力實在不小,為生計奔波無可厚非,但是如果把這些當成生活和學習的全部,讀博士也就沒了意義。一些文科博士常年兼職,什么時候都見不到人,占著寶貴的資源不搞學術,真是一種犯罪!

  博士的頭銜是一種光環,更是一種符號,出現在哪里,以什么形象出現都有一定的象征意義。社會上一些拉博士來充門面的飯局和一些以風花雪月為主題的讀書會確實是在消費博士,于學術研究并無益處,當學會拒絕,懂得取舍。竊以為,一位博士應該在學術上贏得尊重,而不是在飯桌上贏得尊重。還有一位博士下鄉調研時與一位民憤頗大的圈地老板“推杯換盞”、“深入調研”,不知不覺間為這位老板背了書,醺醺間其形其狀,著實可憐!

  我并不反對博士生出去跑,相反,我鼓勵你們去外面跑一跑,因為學術不應是關在象牙塔里的供細細咀嚼和玩味的學術。一個有志于學的人必然要和自己的研究對象保持一定的關聯,社會科學尤其如此。曾有一位傳媒方向的博士生開題時寫不出東西,急的大哭。在我看來,她一沒有深入傳媒生產端去做調研,不了解基本的內容生產和分發原則,二沒有深入受眾群去體驗和訪談,沒有最基本的社會經驗,只是讀了一點譯著,甚至沒關注我國近年來一直未停息的學術本土化和國際化的討論,結果是食洋不化,自然寫不出什么東西。

  博士們讀書不應只是修身養性或積累談資,而是應該知道學者們為了什么而爭論,他們各自基于什么樣的經驗,這些經驗是否靠得住,他們立場分別對誰有利,這種爭論會對社會帶來什么影響等等。你發給我的一些論文文筆極佳,但總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看不出任何現實關照,若讀博幾年依然這樣佛系“修仙”,“與世無爭”,恐怕做不出什么大格局的學問。

  現在學科劃分越來越細,博士們求解的問題也越來越缺乏宏大的人文關懷。很多時候,他們只把讀博士當做謀生的一個敲門磚,把學術看成是一個為稻粱謀的職業,也影響了學問的格局。我倒希望自己的學生能夠入學后更“入世”一點,做點有溫度的學問。當然,學校現在還有核心論文的發表要求,希望你能早做準備,因為論文的發表周期都很長。

  此外,我還希望你能學一些統計學方面的知識,現在研究方法有了很大改進,希望你能多學一點質化與量化的方法。我對量化方法不夠了解,希望你能多和年輕老師多交流一些。

  上次郵件你提到學韓語的事情,恕我直言,在你主修的英語沒有達到能夠順利參加國際學術會議和發表英文論文的情況下,把一門外語學精就行了。博士的時間實在有限,應該不斷給自己做減法。

  你說四年考博的經歷猶如一場煉獄,而我說,考上博士才是煉獄的開始。最好,我希望你掌握好節奏,保重身體。

  期待早日入學。

  祝好文安。

  一個教書匠

  2019年4月21日

  來源:學術志(ID:xueshuzhi001)

分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