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掉一個人最快的方式,就是教他“走捷徑”

  文/擺渡人

  1

  我一個朋友的朋友,最近忽然迷上寫作,拐彎抹角找到我,希望我能幫她指點。

  連著看了幾篇,我發現她寫的,全是八卦小道消息的拼接,不要說文采,連基本的真實性和觀點都沒有。

  我跟她說:“你這樣寫不行。”

  她回我:“怎么不行?像這種文章,看的人可多了!我只要這樣堅持寫下去,肯定能成大V。”

  然后她截了幾張圖片給我,閱讀量確實不錯。

  她說:“哎呀,我發現我找到了成功的捷徑!”

  我頓時無語:一個人一旦相信自己找到了“捷徑”,那就意味著,她再也不會考慮別的東西。

  人人都想找捷徑。

  這就像一群人在泥濘小道上,看著目標遙遙無期,忽然旁邊出現一條大道,平坦寬闊,直通羅馬。

  試問,誰不想走?

  世上本沒有捷徑,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捷徑。

  但走捷徑的人從來不去想,為什么捷徑那么好走,走到終點的人卻依然那么少?

  走過去的人多,走出來的人少。這就充分說明,捷徑的另一頭,很可能是陷阱。

  2

  我們小學自然課上,有一節是種蒜苗。

  老師布置作業,要求我們每個人回家種,兩周之后帶到學校。

  我放學后立馬鉆進廚房,找到一包蒜。這時候,我只要挑出幾只飽滿結實的蒜瓣,栽進花盆里就可以了。

  可偏偏,我動起了歪腦筋。

  因為我發現,在這一包蒜瓣里,有幾只已經發芽,露出尖尖的芽頭。

  “如果我用已經發芽的蒜瓣來種,不就能省出好多等待的時間嗎?”

  于是我專門挑了發芽的蒜瓣。

  當別的同學都在眼巴巴等著蒜瓣發芽時,我的已經開始抽苗長葉。

  “啊,我真是太聰明啦!”

  一轉眼,兩周的時間過去。我和同學按照約定,把種的蒜苗帶進教室。

  令人臉紅的一幕發生了:

  別人種的蒜苗,都齊刷刷指向藍天,像穿著軍裝的小戰士,只有我種的蒜苗東倒西歪,像一把亂蓬蓬的頭發。

  連見多識廣的老師都看懵了,試圖解釋為什么我的蒜苗不一樣:“可能蒜瓣生了病吧。”

  只有我知道,蒜瓣并沒有生病,而是因為我貪圖走“捷徑”,用了在袋子里躺著發芽的蒜瓣。

  蒜瓣躺著發芽不是病,相信“偽捷徑”,才是一種病。

  3

  毀掉一個人最快的方式,就是教他貪圖偽捷徑,享受最容易到手的成功。

  曾經有人找我抱怨:“我真想不通,我為什么要這么拼?”

  “我們辦公室有個小姑娘,比我還小一歲。她很會撒嬌,跟我們經理關系很不錯,經常曠班,什么都不會做,經理睜只眼閉只眼,從不跟她計較。”

  “我有時候真想不明白,明明撒嬌就能解決的問題,我為什么要那么拼?”

  但又過了兩年,她再也不抱怨了。

  因為那個稀里糊涂的經理,因為工作疏忽,被公司開除。

  愛撒嬌的小姑娘,失去了依靠,又缺乏工作的基本能力,很快陷入了處處碰壁的狀態,在公司遭受各種白眼。

  可是她不敢辭職,因為她知道,什么都不會做,換個地方也是一樣。

  她只能趁著還沒被開除,像個新人一樣四處請教,惡補工作中的各種常識,把別人走過的泥濘小路,又走了一遍。

  俗話說,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其實,人生也沒有少走的路,你偷懶少走的每一步,都需要從別處補回來。

  貪圖捷徑的人,往往以為成功真的那么簡單,不需要任何汗水,就能澆灌出成功的花。

  卻不知,有一種花,叫做“曇花一現”。

  4

  剛走上社會的年輕人,經常被各種泛濫的“偽捷徑”,沖昏了頭腦。

  喜歡寫作的年輕人,看到胡編亂造就可以獲取流量,再也不想著磨練基本功。

  喜歡繪畫的年輕人,看到模仿搬運就可以艷驚四座,再也不在乎自己的創作能力。

  喜歡表演的年輕人,只要整容成錐子臉,就能輕輕松松當網紅,再也不用心打磨演技。

  成功的“捷徑”太多,他們不愿意下笨功夫,更不會在意,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不是能夠產生價值,是不是能夠長久。

  一個人一旦選擇捷徑,就會活在短暫而虛無的收獲里,漸漸忘記了奮斗應有的樣子。最終,他們成了一批粗制濫造的贗品中,最不起眼的一個。

  曾國潘給兒子的家書中曾寫道:

  “余于凡事皆用困知勉行工夫,爾不可求名太驟,求效太捷也。熬過此關,便可少進。再進再困,再熬再奮,自有亨通精進之日。”

  意思是說:“做事情要下慢功夫,不要想著一下子成功,遇到困難的時候,慢慢熬,總會熬出來,這樣的成功才是牢靠的。”

  人只要活著,面對的就是一場馬拉松,拼的是真本事。

  而所有“偽捷徑”的路標,是引誘你放棄奔跑的陷阱。

  來源:擺渡人(ID:baiduren66)

分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