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研究生寫給母親的信:《對不起,媽!我生病了》

  綜藝節目《見字如面 第2季》回歸,以“生死”為主題的這期節目,看得人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其中,華南農業大學研究生李真的一封信,看哭了無數人。

  他是出身農村的李真,原本是全家人的希望,但不幸的是,三年前他得了白血病。盡管后來做了骨髓移植,但他的恢復狀況并不理想,肺部感染和排異反應讓他多次經歷了生死考驗。

  患病三年,對于并不富裕的農村家庭來說,這個頑強的求生過程所面臨的困難可想而知。

  他給母親寫了一封信,許多無法當面說出的話,都在這封信里了。

  《對不起,媽,我生病了》

  文/李真

  親愛的老媽,這是我第一次給您寫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有些話,我只能以這種稍顯愚笨的方式來跟您說說

  對不起,媽媽,我生病了,還是白血病。

  都說越努力越幸福,我也以為考上大學上了研究生,就能讓您離幸福更近些。可事實證明,我的努力給這個家帶來的,只有磨難和絕望。

  我們家從來都過得不寬裕,如今因為我更是雪上加霜。四歲的侄子問他爺爺,為什么我們家的房子這么破,我們都知道原因卻又不知如何回答。

  這三年來,若不是大家的救濟和你們的堅持,我早已揮別了這個世界。

  時至今日,我覺得自己欠這個家和您一個交代。

  生病之初,大哥說一定要救我。義無反顧地拿出所有的積蓄,為我背負了一生的債,還給我供骨髓,做移植,甚至怕嫂子反對而提出了離婚。

  二嫂曾一度心疼得不敢聽見我的聲音,七歲的侄女哭著說,自己再也不吃零食了,把錢留給叔叔治病。

  哥嫂怕你們照顧不好我,他們毅然辭掉了工作,專心照顧我直至出院。

  情之厚如斯,百世不足還。

  從化療到移植,再到感染和排異,近三年的時間,我們一直過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盡管你們竭盡全力,我依舊還是徘徊在生死邊緣。

  我這一病,不僅讓一家人掏空所有,家徒四壁負債累累,我們的精神也不斷地游走在絕望與崩潰的邊緣,身心俱疲。尤其是最近半年里,幾次三番的病危搶救,每一次我都覺得好累,累到不想堅持,只想解脫。

  那次昏迷我真的有種從未有過的舒適,可是突然間的意識又告訴我,這份舒適很可能換來的,是你們永恒的痛。我可以坦然接受病魔帶來的一切苦痛,甚至死亡,卻真的不敢看你和姐姐抱頭痛哭后,那無助而又無神的眼眸,那真是比用刀割碎心頭肉還要難受啊。

  生病的這三年,您把我照顧得一絲不茍,為此所吃的苦、所受的委屈,早已超出了常人所能受的極限。每天從醫院到出租房,至少行走六趟卻從不喊累,每天擦洗消毒東西,恨不能摳掉一層。

  我上學,您陪我住校。

  我住院,您等我回家。

  爺爺住院,我們都沒能回去相送。

  因為身體虛弱,您每天會給我擦拭身體和泡腳,每一次您看到我骨瘦如柴的身體,總會突然紅了雙眼,一邊忍著淚,一邊像清洗藝術品般小心翼翼。不敢想象在我面前佯裝樂觀堅強的您,在背后又難過成什么模樣。

  在我病重,在我們走投無路,絕望至極的時候,您只是握著我的手,渾身顫抖不止,泣不成聲,卻依舊不忍開口說出“帶我回家”這幾個字,只是委婉地問我:“有沒有想見的人。”

  我知道,您已窮盡了畢生力氣,卻始終換不回我一生安康。您努力了半生,卻換來一波又一波的絕望。您不甘心,卻又無能為力。

  您總說,只要人還在,其它的都不重要。

  只要我們努力,想要的以后都會有。

  每次想起這些話,都讓我倍感驕傲。您雖然沒有學歷,卻比誰都活得有文化;您身材瘦小,力量柔弱,卻扛起了重如泰山的生活;您溫柔善良,被生活蹂躪,卻從不抱怨和失掉希望。就是這樣的您,讓我無從放棄自己。

  媽,我能在這里跟您做些約定嗎?

  無母不成家,為了這個家,您得保重好自己。

  關于我,咱們努力就好,我不會遺憾而抱怨,您也不必自責。生活各有際遇,命運也自有其軌跡。若有一天,真的事不可為,希望您能理解,那也只是一種自然法則而已。

  愿您能收住淚水,笑看過往。

  因為我只是換個方式,守在您身旁。

  謝謝你們的不離不棄。

  愛您的不孝小兒子敬上

分頁:123